河南福彩中心
廠商協會網

男生接吻的時候,為什么手都不老實?

來源:car6883    發布時間:2019-10-25 19:33:43


03年的時候我爸出車禍死了,我剛小學三年級,我媽吃了很多苦才把我拉扯大。

?

因為生活條件苦,營養跟不上,上初中的時候我還不到一米六,見我矮,同學們都欺負我,我也不肯示弱,每次都以武力反抗,所以那時候我臉上幾乎天天有傷。

?

當時我媽每天要忙到很晚才回來,也沒人管我,相比較同齡人,我性子更野,也更加的叛逆。

?

因為老跟鄰居家上職高的哥哥瞎混,接觸了一些島國電影,所以我很早就懂得了男女之事,每天腦子里裝的也都是這些,但對我們班的女生卻沒有太大的興趣,因為她們發育的太差。

?

直到升初三的時候,我們班里轉來一個女生,長得很漂亮,身材也好,前凸后翹的,尤其是兩條美腿,又長又白,我就給她起了個外號叫大白腿。

?

因為我沒同桌,老師就安排她跟我坐,給我激動壞了,但她挺高傲的,幾乎不跟我說話。

?

本來我對她沒啥想法,但很快就發現她也不是啥好貨色,我們級部大多數女生都穿的比較土比較保守,但她那會兒就已經開始穿超短褲了,站著的時候僅能包裹住屁股,一坐下來,小半個屁股都露出來了,而且她腰上還有紋身。

?

我一打聽才知道她在她們學校是個女混子,因為打架被開除了,找關系轉到了我們學校,觀察期為一個月。

?

知道這事兒后給我高興地不輕,我心想女混子都比較開放吧,估計早就不是處了,所以我就故意占她便宜,每次回座位的時候身子就有意無意的往她身上蹭,她也沒說啥。

?

那天上物理課的時候她又穿了超短褲,兩條修長的腿在陽光的映照下白的有些晃眼,看的我特別來感,見她正低頭看雜志,我就把腿偷偷的往她那邊挪,等碰到她腿的時候舒服的差點給我叫出來,真的是又軟又滑!

?

她可能太入神了,沒啥反應,我膽子更大了,腿開始在她腿上輕輕地摩挲了起來,下身也瞬間有了反應。

?

蹭的正爽的時候,“啪”的一聲一本書呼到了我后腦勺上,緊接著傳來一陣叫罵聲:“死變態,回家蹭你媽去!”

?

我嚇了一跳,扭頭一看,發現大白腿正怒不可遏的瞪著我,老師和同學也都看往我們這邊看,老師拍了下桌子,喊道:“你倆干嘛呢?!”

?

大白腿一臉厭惡地看著我大聲說:“這死變態蹭我腿!”

?

班里人頓時小聲笑了起來,我臉噌的紅了,惱羞成怒的指著大白腿罵道:“放你媽屁!”

?

我剛罵完,老師一個黑板擦就扔了過來,指著我吼道:“王雨,你給我滾出去!”

?

我在教室外站了一節課,回去的時候大白腿白了我一眼,哼了聲,說,死變態,敢做不敢當,說完她低下頭繼續玩手機。

?

我當時氣得牙根癢癢,但也不能動手打個女人吧,再說我也理虧,心虛,心想這次就認栽了,不過看到她手里的手機后我靈機一動,慢悠悠的坐下,說:“行啊,上學還敢帶手機,這要被咱班主任知道了……”

?

“你敢!”

?

我還沒說完,大白腿一臉怒意的打斷了我。

?

我不屑的一笑,說:“你看我敢不敢,到時我再跟班主任說你身上有紋身,不給你開除才怪!”

?

那會我們初中管的嚴,上學嚴禁帶手機,不準染發,紋身就更不行了,加上大白腿又是觀察期,很有可能被開除。

?

大白腿被我氣得胸口一鼓一鼓的,我接著說:“你還瞪,再瞪我現在就去告訴班主任!”

?

大白腿遲疑了一下,語氣軟了下來:“那我給你道歉。”

?

我撇撇嘴,“道歉?道歉就完了?”

?

大白腿急了,說,那你還想怎樣?

?

我沒說話,瞥了眼她的腿,她瞬間領會了我的意思,眼睛一瞪,說:“死變態!你想的美!”

?

我轉過頭去,說:“行,等我告訴班主任,我看看咱倆誰美。”

?

大白腿氣的臉通紅,看我的眼神恨不得吃了我,我也不在乎,悠悠的說:“給你一節課的時間考慮,要下課你還沒想好,我就去告訴班主任了。”

?

一整節課大白腿都沒反應,直到快下課了,她才給我傳了張紙條,上面寫著:教室不方便,放學后去后山小樹林,我給你摸,但不許太過分。

?

我一看瞬間激動地不行,給她回了個一言為定。

?

放學后我就跟著大白腿去了學校后山的小樹林,路上的時候我一直看她的腿,一想到等會終于可以摸到了,就興奮的不行。

?

到小樹林那的時候路上已經沒啥人了,我沒忍住,沖上去從背后一下抱住了她,兩只手也不老實的往她腿上摸,她用力的掙開,回身推了我一把,罵道:“有病啊。”

?

我罵了聲草,說,你啥意思啊,不認賬啊?!

?

她拽了下衣服,埋怨道:“你急什么,讓人看見咋辦,進小樹林再說。”

?

我剛要說也行,突然發現不對,她說話的時候眼睛咋老往我身后瞟,我就問她看啥。

?

她臉色一變,說沒啥。

?

我心猛的一沉,不好,有詐!

?

我連頭都沒回,二話沒說扭身就跑,但跑了沒兩步,就感覺身后刮來了一陣風,真的是一陣風!

?

接著我屁股上傳來一股巨大的力道,身子一撲,搶了個狗吃屎。

?

沒等我起身,后面沖上來好幾個人圍著我就是一頓踹。

?

完了領頭的一個飛機頭一把拽住我的頭發,罵道:“小逼崽子還想跑?你不挺能嘚瑟的嘛!”

?

我往他臉上吐了口口水,回道:“我嘚瑟你媽!”

?

“草!老子讓你嘴硬!”

?

他把我的頭往地上一按,抓起一把土就往我嘴里塞,后面還有個傻逼一個勁兒的踹我腰,給我踹的腰都快斷了。

?

可能見我被打的太慘了,一旁的大白腿開口道:“哥,差不多得了。”

?

飛機頭這才停下來,用力的拽了拽我的頭,拿手扇著我臉說:“小子,你給我聽好了,宋瑤是我妹妹,以后你要再敢打她主意我就弄死你,還有,她要是被學校開除了,我就賴你身上,你也甭上了,我天天找人收拾你。”

?

說完他們一人往我身上踹了腳就領著大白腿走了。

?

我爬起來摸了摸臉,右臉被沙子硌出血了,給我弄破相了都,把我氣得,臭娘們兒,等著吧,這仇我非報不可。

?

雖說我不打女生,但我有的是辦法整她,當天晚上我就準備了個東西,第二天特地早早地去了學校,把東西塞到了她桌洞里面。

?

我們級部的班主任都有個習慣,趁上午和下午我們去做課間操的時候,他們都會跑班里去翻學生的桌洞和書包,看有沒有帶課外書和手機什么的,我們班主任也不例外,所以我們上操的時候都會把手機什么的帶在身上或藏起來。

?

大白腿上操的時候只拿了手機,沒發現我藏在她桌洞里的東西,不出所料,跑完操回來,班主任直接把她叫走了,我心里樂的不行,但沒表現出來。

?

大概過了得有十分鐘吧,大白腿才回來,臉上都是淚水,哭的很厲害,上氣不接下氣的,回來后不知道拿了什么,又跑了出去。

?

沒一會班主任回來了,手里拿著個東西用力的往桌上一拍,給在講臺上課的物理老師嚇了一跳。

?

班主任拿起桌上的東西抖了抖,很嚴厲的沖我們說:“你們年紀還小,什么該碰,什么不該碰,我沒告訴過你們嗎,知不知道什么叫廉恥?!”

?

大家看清楚班主任手里拿的東西之后都忍不住小聲笑了起來,班主任氣的吼了一句,“閉嘴!還有臉笑!”

?

沒錯,我給大白腿塞桌洞里的就說我從職高哥哥家弄來的保險T,班主任雖然沒說是大白腿的,但就是傻子也知道是怎么回事。

?

一夜間大白腿就在我們級部出名了,都知道我們班有個開放到隨身帶著套子的女混子,好多男生還私下討論大白腿估計是那種出來賣的,給錢就能上。

?

大白腿第二天也沒來上學,給我弄的心里有點擔心,心想該不會是被開除了吧,但她書包還在,說實話,我心里有些愧疚了,對一個女生最重要的,可能就是清白了吧。

?

第三天大白腿來了,跟平常看起來沒有什么差別,但是看我的眼神冷峻了很多,估計她也猜到是我干的了。

?

下午放學的時候我尋思給她道個歉來著,但是大白腿壓根沒給我機會,背起書包就走了。

?

我出校門口的時候突然感覺背后刮來一陣風,似曾相識的風,還沒來得及扭頭看,就被一股大力踹飛了出去。

?

沒錯,又見飛機頭!

?

這次他帶的人明顯比上次多多了,一群人圍過來二話沒說就是一頓踹,那個踹我腰的傻逼也在,還是一個勁兒的踹我腰,操他媽的,我非殺了他不可。

?

我掙扎著想起來的時候,不知道誰喊了句讓開,緊接著一塊磚頭砸到了我頭上,我眼一黑,摔到了地上,腦袋嗡嗡的,好似要裂開一樣,身子稀泥般癱在了地上。

?

飛機頭還是不解恨,照我臉踢了一腳,我鼻子一熱,感覺有東西流了出來。

?

飛機頭拿腳踩著我頭說,“小子,我是不是警告過你,再惹我妹我就整死你,這次我只是給你提個醒,給你一星期的時間,一星期之內你要是不退學的話,我弄死你。”

?

說著他打了響指,后面有倆人抬著個大桶走了過來,桶里是一些烏七八糟的液體,還有菜葉子什么的,泛著濃重的惡臭。

?

因為是在學校門口,所以好多人都圍在外邊看,我們學校的保安聽到動靜也跑了過來,大聲的問飛機頭他們干嘛呢,飛機頭拿手指了指保安,罵道:“不想死的就給我滾開!”

?

保安是個慫逼,沒敢說話。

?

飛機頭沖那倆人使了個眼色,說:“潑!”

?

那倆人走到我跟前,桶一翻,那桶又臟又臭的液體瞬間澆到了我的頭上和身上,一股巨大的惡臭襲來,我忍不住趴地上干嘔了起來,周圍的人瞬間往后退了一步,捂著鼻子一臉的嫌棄。

?

飛機頭皺著眉頭往后退了一步,沖我身上吐了口口水,說:“小子,記著哈,一星期。”

?

說完他帶著他那幫人就要走。

?

我一邊干嘔,一邊忍著頭上的疼痛,手撐著地緩緩的爬了起來,喉嚨動了動,低聲道:“等等。”

?

###第2章 狗熊救美

?

飛機頭他們見我站起來了,有些意外,有些火,但我身上太臟了,他們都不敢靠近我,只是站那兒沖我罵,問我是不是想再挨一磚頭。

?

我抹了下嘴,看了他們一眼,眼神越過他們的肩頭,看向后面,開口道:“我叫她。”

?

飛機頭他們順著我的目光向后看去,就看到了站在人群里面的大白腿,她一臉冷峻的注視著我,不帶絲毫感情。

?

我看向她的眼神也同樣冰冷,緩緩道:“從此以后,我們兩不相欠。”

?

說完我沒理他們,直接轉身一瘸一拐的走了,飛機頭還在我身后大聲的喊著,“小子,記住了啊,給你一個星期的時間!”

?

我回家洗了三遍澡,才把身上的臭味洗凈,衣服也全都扔了,我媽回來見我這樣,把我臭罵了一頓,說要考不上高中就下來打工。

?

第二天回到學校,所有人看到我都笑我,捂著嘴躲得遠遠的,那樣子就好像在看一泡狗屎。

?

上早自習的時候我們英語老師進來說屋子里悶,有異味,讓開窗透透氣,我們班一個嘴很賤的男生扯著嗓子喊了一句,“老師,開窗不管用,把王雨趕出去就好了!”

?

我們班人都知道我昨天的事兒,瞬間哄笑了起來,英語老師反倒有些摸不著頭腦。

?

我蹭的站了起來,拎著凳子照剛才說話的嘴賤男就去了,一凳子甩了他后背上,給他砸坐到了地上,英語老師沖了過來攔住了我,大聲質問我干嘛,我把凳子一扔,指著嘴賤男說:“不想死的就把你那狗嘴閉緊了。”

?

嘴賤男瞪著我,身子氣的一鼓一鼓的,但是沒敢放聲。

?

下課后我主動跟班主任申請調桌,班主任沒同意,我就自己搬著桌子去了后邊,班主任罵我腦子不好,也沒管我。

?

我這個星期過得不好,大白腿也一樣,自從上次那件事之后級部里的人都以為她很開放,很多男生都來騷擾她,其中好多是我們級部的混子。

?

大白腿讓他們滾,他們就罵大白腿裝,又不是不給她錢,給大白腿氣的身子直抖,女生私下里也都議論大白腿當婊子還想立牌坊。

?

對這一切我都是冷眼旁觀,一點愧疚感也沒有,該還的我已經還了。

?

周四晚上我去夜市買了把彈簧刀,踹在了身上,馬上就到飛機頭給的最后期限了,我想好了,這次他要再找人打我,我就拿刀捅他。

?

周五那天課間,突然有個很瘦的男生跑我們班來找我,讓我跟他去廁所,我問他干嘛,他說有人給我打電話,讓我去廁所接,我說不去,要接就在這接,他沒辦法,把手機遞給我,說快點的,被老師看到就完了。

?

我接起來后一聽是飛機頭,他上來就罵我:“草,小低兒(我們這罵人的話),你以為我跟你鬧著玩呢是吧,明天中午前你要還沒退學,那你下半輩子準備好在輪椅上過吧,我說到做到!”

?

說完之后他啪的把電話掛了。

?

我把電話塞給那個瘦男,照著他腿就是一腳,問他跟飛機頭啥關系,他有些慫,說沒啥關系,我又踹他一腳,說沒啥關系干嘛給你打電話。

?

他說只知道飛機頭在職高混的很厲害,也不知道從哪兒打聽到的他的電話,飛機頭讓他來找我,他也不敢不來啊。

?

我又踹了他一腳,說:“他再打電話你直接罵他就行,他要找人弄你,你就說你跟雨哥混的。”

?

他點點頭,轉身跑了。

?

接下來的幾節課我也沒心思上,通過這兩次接觸,我知道飛機頭這人絕對不好惹,心狠手辣的主兒,說給我廢條腿就真能做出來,我不能坐以待斃。

?

我瞥了眼一旁的大白腿,心里有了打算。

?

下午放學后我就偷偷地跟上了大白腿,身上帶著買來的那把彈簧刀,我都計劃好了,等會到合適的地方我就拿刀威脅她,讓她給飛機頭打電話放過我,要不然就給她刮了臉,大不了魚死網破。

?

我一直跟她保持著距離,直到她七拐八拐進了一片小胡同,我知道機會來了,摸出彈簧刀,身子一弓,打算沖上去,然而這時,前面的胡同口突然竄出來幾個人,我反應也快,趕緊閃到了旁邊的墻后邊,小心翼翼的探頭往外看。

?

那幾個人是沖著大白腿來的,把她攔住了,大白腿喊了一聲,你們想干什么?!

?

我聽出她語氣里有些驚慌。

?

那幫人里領頭的穿個黑運動服,頭發挺長的,燙了個紋理,跟個娘們似得,我看了兩眼才認出來,他是十六班的,在我們級部混的很吊,七匹狼里的老三劉亮。

?

那會我們學校興這種組合,什么七匹狼啊,火鳳凰啊的,七匹狼是我們級部最牛逼的男生團體,也是我們學校的扛把子。

?

記得有個瘋兔子組合還找我加入過,我覺得名字沒氣勢,太難聽了,就拒絕了。

?

紋理頭身子往前湊了湊,學電視上的小流氓那樣沖大白腿笑了笑,說:“干什么?你說干什么?我找過你多少次了,讓你當我對象唄。”

?

大白腿往后退了退,聲音有些發怯的說:“我不告訴過你了嗎,我現在不想談對象。”

?

紋理頭又往前靠了靠,說:“草,給臉不要臉,讓你做我對象是給你面子,你是什么貨色你自己不知道嗎。”

?

說完他伸手摸向大白腿的臉,大白腿一把給他打開了,高聲道:“你干嘛!”

?

紋理頭臉上掛著猥瑣的笑,說,玩玩唄,你都讓別人玩了,也讓我玩玩唄。

?

大白腿甩手就是一耳光,大罵道:“玩你媽!”

?

紋理頭蹭的火了,回身照大白腿就是一耳光,罵道,草你媽的,跟我這裝貞潔烈女呢,敬酒不吃吃罰酒,來,給我按著她,我今天非辦了她不可。

?

后邊的那幾個人立馬興奮了,嗷嗷的叫著沖上來,抓住了大白腿的胳膊,大白腿拼命地掙扎,聲音帶著哭腔喊道:“操你媽的,你們敢動我一下,我哥非殺了你們不可。”

?

紋理頭嘿嘿的笑了聲,上去就扯大白腿的衣服,我猛地轉過頭來,靠著墻,緊緊的握著拳頭,心里猶豫不決,不知道自己該不該救她。

?

想到對方是我們級部的扛把子,得罪了他就相當于得罪了整個學校,我瞬間做出了決定,轉頭就往一旁的胡同走了過去,去他媽的吧,老子憑啥救她,她還找人要弄廢老子呢,她這種人太賤了,這是報應。

?

對,報應!

?

可是……

?

我身子突然頓住,緊緊地握著拳頭,身體里有個聲音在默念,可是,如果就這么走了,我會不會愧疚一輩子呢。

?

我一咬牙,草。

?

身子一轉,走了回去,拐過去的時候,我看到紋理頭已經把大白腿身上的短袖撕爛了,露出了淡紫色的文胸和大片雪白的肌膚。

?

不得不說大白腿的身材真好,我咽了口唾沫,趕緊走了過去,笑呵呵的喊道:“呦呵,亮哥,這是干嘛呢!”

?

我突然出現給他們嚇了一跳,劉亮看清是我,才松了口氣,罵道:“操你媽,嚇死我了。”

?

他往前一走,身子一擋大白腿,問我來這干嘛。

?

我說我上我姨家去。

?

劉亮說,去你姨家啊,那快走吧。

?

我說不急,說完伸著脖子往后看了看說,亮哥,你們這干啥呢,后面那女生誰啊。

?

劉亮有些慌,擺出一副生氣的樣子說,不該問的別問,趕緊滾。

?

當時大白腿好像被人捂著嘴,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,我往前走了走,裝出一副好奇的樣子說,亮哥,怎么回事啊?

?

劉亮有些不耐煩了,拿手指著我說,我數仨數,趕緊滾。

?

我沒理他,邊往前走,邊說,我就看看誰,聽聲音挺熟悉的。

?

劉亮火了,沖過來踹了我一腳,罵道:“王雨,我給你臉了是吧!”

?

“王雨,救我!”

?

大白腿突然掙開了捂著她嘴的手,沖我大聲喊了一聲。

?

呀!我假裝很吃驚的叫了一聲,說,宋瑤?!同桌!咋是你呢!

?

劉亮見我認出宋瑤來了,反而沒那么緊張了,回頭看了眼大白腿,拿手指著我說:“不關你的事,她是我對象,你趕緊走,不想死的就把嘴閉緊了。”

?

我沖他笑了笑,說:“亮哥,她怎么得罪你的,給我個面子,算了吧。”

?

劉亮照我頭又是一巴掌,罵道:“操你媽,你聽不懂人話是吧,她是我對象,再不走我弄死你。”

?

大白腿估計害怕我不管她,哭著大喊道:“王雨,救救我,求求你救救……”

?

她還沒說完,嘴又被人捂住了。

?

劉亮見我不走,有些急了,一把撕住我頭發,把我頭往旁邊的墻上撞,邊撞邊罵:“操你媽的,不走是吧。”

?

我被他按著撞了幾下,頭疼的不行,也不管了,一把摸出彈簧刀,照著他身上胡亂的一捅

未完待續,由于字數限制,微信上只更新到這啦,更多精彩后續內容,請點擊下方“閱讀原文”繼續閱讀哦!

河南福彩中心 竞彩足球比分即时比分直播 持仓价格和成本价格不同 同花配资 广西双彩开奖走势图 百度 上海十一十一选五走 贵州麻将规则 网易竞彩足球比分预测 北单比分奖金计算器澳客新浪网比分 6场半全场 大航海时代 哈尔滨麻将群 淘宝足球彩票比分 6场半全场 新粤彩100网七星 欢乐四人大众麻将 贵州11选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