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南福彩中心
廠商協會網

羽毛球男雙大勢,就像一盤斗地主

來源:yu-mao-qiu    發布時間:2019-10-25 20:23:10


打個比方,如果男子雙打是一場斗地主,亨德拉和李龍大主導的牌局大概會是這幅場景:

????


? ??李龍大抓了一手好牌,昂首朗聲:“搶地主!”
????亨德拉低著頭:“不搶……”
????李龍大語調上揚:“明牌!!順子要不起吧?三帶一!”
????亨德拉咳嗽一聲:“三帶一管上。”

????李龍大手微微有些抖:“王炸!一對A!”
????亨德拉抹鼻子:“一對二。”
????李龍大站了起來:“炸彈!就剩一張牌啦!!”
????亨德拉抬眼半秒:“炸彈。”

????李龍大:“我就不信你……”
????亨德拉:“飛機,順子。嗯,出完了。”
????李龍大望著天花板:“阿西吧……就剩這最后一下了……防不勝防啊!!”
????

? ?一旁的柳延星,阿山一邊擦汗一邊喃喃道:“要不起,要不起,要不起……”


? ?退出房間,亨德拉看著面前的歡樂豆發呆:“百……千……萬……呃,我到底贏了多少歡樂豆?”


?

回顧李龍大/柳延星與亨德拉/阿山的比賽,幾乎都是相同的套路:


這邊廂,李龍大柳延星依靠韓國隊一脈相承的戰法,用熟練強悍的連貫與鐵壁般的防守迎敵,不事機巧,正面硬上。


——一手好牌,用全力使。不留牌,不取巧,用最簡潔、最有效的方法直達勝利。




那邊廂,阿山憑借優秀的身體素質快速奔襲、覆蓋全場,與龍星組合形成相持;亨德拉如同隱于黑暗中的獵手,尋覓一切可能的戰機,出手狠絕,一擊必中。


——手牌時好時壞,但都用最科學,或者最不科學的方法湊著打出去。反正我們就是要比先出完,你管我出的時候多零碎和奇詭呢。



兵法有云,奇正相合。李龍大是正的話,亨德拉就是奇。兩對組合的風格與各自國家的技戰術傳統一脈相承,一為渾厚扎實,一為奇詭精妙:李龍大/柳延星仰望的是樸柱奉/金文秀(1992年奧運會冠軍)、金東文/河泰權(2004年奧運會冠軍)、李東秀/柳鏞成(2000、2004兩屆奧運會亞軍)的雄姿,而亨德拉/阿山追尋的是蘇巴吉亞/麥納基(1996年奧運會冠軍)、吳俊明/陳甲亮(2000年奧運會冠軍)、亨德拉(八年前的他)/基多(2008年奧運會冠軍)的腳步。


里約奧運羽毛球男子雙打,大約會是這幅局面:


李龍大/柳延星,亨德拉/阿山,風格各異但各自登峰造極,是為奪冠大熱;張楠/傅海峰的命運,則要依張楠的兼項情況而定。其余有奪冠可能的組合,大概只剩五對——金基正/金沙朗、柴飚/洪煒、早川賢一/遠藤大由、吳偉申/陳煒強、鮑伊/摩根森。剩下的選手要是奪冠,可稱大冷。


倘若冠軍不是龍星、亨山、楠峰其中之一,則是這個單項里難以平復的遺憾。作為這個時代最好的防反型、技巧型和攻封型組合,他們理應有一對能站上世界之巔。



先說韓國。


韓國隊的傳統在于頑強得令人發指的防守,與技術高度簡化后形成的極致快速連貫。李龍大的天才之處在于,他在最當打的年齡段,把韓國的傳統打法演繹到了最高水準,可以說是韓國雙打流水線生產出的最優秀產品。


強大的防守,使得韓國的雙打敢于在被動情況下起高球讓對手進攻,通過防守消耗對手體能,同時在高速中完成戰機捕捉和判定,平滑地完成由守轉攻的過渡。



經典的鄭在成/李龍大組合

2008/2012兩屆奧運,壯志未酬


而技術簡化反映在比賽中,就是韓國雙打絕少無謂動作,中前場多是抽擋推撲,后場多是殺吊,甚至吊球的頻率都低。依靠兩名隊員之間的超卓默契與扎實能力,形成高速的多拍連貫,直指對手死穴。


如果最終李龍大/柳延星在里約奪冠,便是韓式雙打的勝利,一種暢快淋漓的極簡美學的勝利。一派降龍十八掌的氣質:不管對手什么招,一招亢龍有悔以不變應萬變。看似質樸無華卻實用無比。在奧運會這種豁盡一切拼刺刀的場合,韓國人有其基礎深厚、態度專注的優勢。


這好比李龍大笑著跟你說:“下一拍我要懟你臉啊,顏值沒我高就老老實實擋好臉……不躲的話,想想當年被我爆掉的那個西瓜!”龍星組合的打法路人皆知,但能擋住他們去路的人不多。李龍大/柳延星對此表示無壓力:本來我們就是用絕對實力正面抗衡。打明牌,我們誰也不怕。


再說印尼。


我一直懷疑印尼隊的訓練基地里是不是有一座藏經閣,記載了歷代先賢開創的各種手法、技戰術和假動作,默默地等待著陶菲克,西吉特,陳甲亮,亨德拉……一位位門派統一但風格各異的天縱奇才從中修煉而成,橫空出世。



2000年奧運,印韓之爭

吳俊明/陳甲亮一戰封神


自有羽毛球這項運動以來,印尼隊的技術革新能力絕對冠絕世界。只說一樣,雙腳起跳扣殺技術就是印尼隊梁海量先生發明的。這么些年積累下來,印尼隊的手法之細膩,技戰術之繁復,浩如煙海,新生代的球員也普遍沿襲了這一特色——可惜蘇瓦迪/普拉塔瑪、費納爾迪/蘇卡穆約都沒法去奧運。


這就像是少林寺,歷代先賢開創七十二絕技,資質平庸之人修行,終其一生也只能掌握一兩門絕技,充其量算個凡夫俗子。而天資卓越之人,年紀輕輕便成為融會貫通各項神功的集大成者,出手千變萬化,妙入毫巔。


亨德拉就是這樣的集大成者。他是球商奇高、自帶體系的司令塔型選手,不那么挑搭檔。基多和阿山都是身體素質出色但全面性不足的選手,搭上亨德拉,一個奧運冠軍,一個世錦賽冠軍。


亨德拉最可怕之處在于戰術意圖隱藏得極其深,不到出手的那一刻,沒人猜得出他要做什么,甚至是他的搭檔也不行——阿山與亨德拉搭配之初,經常能看到得分后阿山一臉茫然地和亨德拉擊掌:“君心似海深。哥你什么套路,小弟看不懂啊……”


亨德拉擺著那副萬年不變的撲克臉:“你要看得懂,你就是我哥了。”


非要說亨德拉的缺點,就是他的打法非常費搭檔。亨德拉的跑位非常合理儉省,從未見過他魚躍救球,甚至連大跨步都少,幾乎沒有不必要的跑動(其實就是不怎么跑的意思啦)。因此大部分時候他的搭檔必須滿場飛奔,不停下壓,覆蓋更多,才能留給亨德拉更多的余裕去尋覓戰機,發揮組合最大的威力。


阿山自從跟了亨德拉,飛天遁地乃是常事。只是沒有耕壞的地,只有累死的牛,這兩年阿山腿上的肌效貼快裹成了木乃伊,現在都穿上“秋褲”了……


亨德拉擺著那副萬年不變的撲克臉:“換一個新鮮熱乎的搭檔,我還能再打上幾年。”


基多輕輕地抹去了眼上的淚水,跟阿山說:加油兄弟,我是熬過來的我懂……祝你好運。



2008年北京奧運,印中韓位列三甲其中

八年后,只剩下亨德拉和傅海峰


然而亨德拉這種長了七巧玲瓏心的主兒,2012年奧運會前竟然算錯了積分,導致積分不夠錯過了倫敦奧運會——這簡直是當年的一大遺憾。這就好比精算師倒在小學數學題上,讓人啼笑皆非。


亨德拉還在掰手指頭:“呃,所以我到底贏了多少歡樂豆?”


關于男雙和斗地主,添兩個段子。


其一:



古健杰一邊和蔡赟說笑,一邊偷偷把手里打不出去的一張紅桃四換成了梅花六:“三四五六七八九,順子!”


蔡赟把牌用力往桌上一摔,大吼一聲:“四五六七八九十,就問你怕不怕?!”

古健杰眼睛都直了,蔡赟打出來的,赫然就是自己偷偷換掉的紅桃四:“你你你!你出老千!”


蔡赟一臉壞笑:“彼此彼此,一個黑桃三。該你了阿寶!”
傅海峰低著頭把早就攢好的牌扔啊扔:“炸彈,炸彈,炸彈,炸彈……”


古健杰:“你們這是作弊!!!”


?



其二:



早川賢一和遠藤大由怎么也想不明白,無論兩人抓到什么牌,配合多么好,仍然輸光了身上所有的歡樂豆。


早川賢一:“這個地主是不是開掛了?”

遠藤大由:“不知道啊?感覺他好像知道我們手里都有什么牌一樣。”


網吧的最后一排,伊萬諾夫托著腮幫,腦袋高出顯示器一大截,懶洋洋地俯視著兩人的電腦屏幕,笑而不語……





THE | END

文 中 部 分 圖 片 來 源 于 網 絡?如 有 侵 權 請 聯 系 刪 除


進入有100萬球友的羽毛球論壇

河南福彩中心 财牛汇 股票行情今天涨停股票 5分彩开奖结果 福州麻将免费 甘肃11选5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计 棒球比分app 3d总汇图谜 北单比分开奖sp怎么得出 家彩3d试机号和关 188比分直播吧捷报比分 15选5走势图福彩 天盈配资 安徽闲来麻将官方网站 波音投注澳门足球指数 海南人玩的麻将